一、政治因素对行业的影响分析

(一)国际政策影响

2005-2012年期间,由于欧美光伏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我国光伏制造商开始大量涌入,美国和欧洲的光伏制造企业被中国的光伏企业挤压得毫无生存空间,数百家光伏企业接连倒闭。为保护本国/地区光伏制造业发展,立足在新能源革命中保持竞争力,主要光伏市场高筑贸易壁垒,而且呈现愈演愈烈之势。尤其是美国基于战略方面的考虑,美国先后两次对大陆、台湾的光伏产品发起“双反”调查,二次双反将范围从光伏电池扩大到光伏组件、层压板、面板等,对象也由中国大陆扩大到包括台湾。并于2015年1月发布仲裁结果,中国大陆厂商倾销幅度26.71%-165.04%,补贴幅度27.64%-49.79%;台湾地区厂商倾销幅度11.45%-27.55%。美国的“双反”政策已经取得成效,造成我国光伏企业不仅因产能过剩元气大伤, 大部分光伏制造企业只能勉强维持,据调查,从2013年起,我国很多光伏制造企业停止了新项目的研发投入,原有的研发项目也大多数中断,只有少数企业还在延续已经立项的研发项目。在我国光伏企业停止研发的同时,美国的光伏企业却在不断加大投入,研发新的技术,持续加大对光伏产业的研究项目的资助。作为新兴行业的初期,光伏产业技术更新时间较短,新技术取代旧技术的时间很快。而本来我国光伏企业在制造方面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优势,如果一直积淀下来,将不断加强这种优势,而一旦中断,则今后又要从头再来。我国企业放弃研发,将对中国光伏产业形成长期致命的伤害。因为不景气时暂时的,渡过以后很快能够恢复,但技术优势一旦失去,将丧失竞争力,造成长期落后。如果美国政府对于我国光伏的这种彼消此长的遏制战略持续下去,我国光伏产业在过去近十年所形成的并不稳固的光伏制造优势,在几年内将荡然无存。那时,即便美国取消“双反”,中国的光伏企业也将没有任何竞争力。

从目前来看,美国“二次双反”,将彻底封堵我国大陆通过台湾电池代工出口组件到美国以规避双反税率的通道,双反税率征收范围扩大、税率提高将导致中国对美出口电池、组件价格提高,对中国大陆和台湾光伏厂商对美出口都将造成较大的影响。对中国大陆企业而言,目前负担较小的应对措施是采用国产电池并执行2012 年的“双反”税率;从长远看,建设海外产能或者寻求海外代工也是值得考量的策略,尽管这有可能引发美国更新一轮的贸易调查。

同时,加拿大对华光伏组件和晶片企业反倾销、反补贴作出初裁,对不同企业裁定了不同的税率,除浙江昱辉阳光能源的9.14%和无锡泰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27.7%较低外,其余全部在50%以上,最高的超过200%。因此,本次初裁结果对中国光伏设备企业相当不利。

(二)国内政策影响

行业处于发展初级阶段,政策支持是行业发展主要动力,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将发展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作为应对本世纪能源供应和气候变化双重挑战的重要手段。 近年来,我国政府不断探索促进新能源开发利用方式,通过建立资源调查、制定规划、落实扶持政策等,加强新能源产业能力建设,使中国新能源产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并为新时期新能源健康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自2014年以来国家光伏政策密集出台,表明国家大力发展光伏发电的决心,在强力推动下政策逐渐深入实质。在国家政策大力支持和地方政府积极配合推动下,行业发展环境逐步向好,光伏发电“平价上网”前景可期,“全民”光伏发电应用时代即将到来。 

1、制造端

在过去光伏行业高速发展时期,市场关注的是成本和利润,而目前光伏行业发展增速逐渐放缓,市场已经将焦点转向效率、品质,高效将是光伏产业发展的主要趋势。为保证高效光伏产品的研发和推进在较为有序和健康的环境下进行,国家通过政策引导和市场机制两个角度逐步建立落后产能退出机制,促进光伏行业技术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