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传递出的“楼市调控不动摇”的讯息,特别是温家宝总理关于“房价远远没有回到合理价位”、“房价要与居民收入相适应”的明确表态,让楼市“小阳春”的温度迅速降低。同一时间,诸多版本的大中城市“合理房价”在网上疯传,这些与现实房价相去甚远、不同版本亦相去甚远的数字,寄托着许多人的美好愿望,更反映出许多人的忧虑与迷茫。

“合理房价”牵动人心,但显然没有标准答案。事实上,绝对数字意义上的“合理房价”也难以计算,一两个价格指标早已不能有效概括当下楼市的全部生态。比如,仅用住宅成交价来考量房价是不是跌了、调控是不是起到作用了,无疑忽略了现在大量成交的房子和几年前大量成交的房子区位显著不同,同价的房子带给购买者的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比如,仅用新建商品房价格来考量房价,无疑忽略了目前全国各地正在加班加点兴建保障房,保障房占了住房新增量和交易量的大头;再如,仅用房价收入比来考量房价,无疑忽略了“平均”二字之下巨大的收入差距,忽略了无论房价多低,相当数量的家庭都不能也不应只靠买房来解决住房问题……

“合理房价”其实应该是综合房价,是心理房价,所指的房价也不一定是买房价格,而是住房价格。认清这一点,我们就不难发现,“合理房价”众说纷纭,“腰斩”房价、让房价跌回某某年之类的喊话层出不穷,情绪表达成分居多,实际参考意义不大。但它们生动地说明,楼市不够合理是一种共识,而究竟什么算合理则是全社会的迫切追问。这个问题与其说是在问市场,还不如说是在问政策,与其说是在问一时一地的房价高低,还不如说是在问今后整个住房体系的制度框架。如何回答这些追问,回答得好不好,不仅影响着人们对未来楼市的心理预期,也影响着人们对政府公信力、执行力的最终评定。

楼市是中国许多社会问题的交汇点。楼市回归合理不是纸面上的数字之争,而是一个长期的、动态的、各方博弈找到利益平衡的过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种回归不可能只靠开发商一方让利,毕竟,地价、税费、贷款利息等并非开发商可以控制;这种回归也不可能只靠政府用行政之手去打压,必须承认,硬性冻结购房需求而迅速实现的调控成效,终究是短暂而不牢靠的。因此,楼市调控政策仍将继续没有悬念,但抑制投机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之后,需要给出更为稳定、更为长期的政策信号。调控的主要目标不只是调到一个合适价位,而是解决更多深层次矛盾,作出更多制度性安排,为普通住房牢牢定位居住性与保障性争取时间,为居民收入增长消化高房价争取时间,为转方式调结构争取时间,为理顺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关系争取时间。

楼市回归合理,说到底,靠的是市场的归市场,保障的归保障,最终是要让人们普遍确信,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通过一定方式实现住有所居。今天的楼市,观望气息依然很浓,人们对政策再次折腾、房价报复性反弹的焦虑依然很重,个中原因不难理解,但这个心结迟早得打开。只有什么时候,人们不再担忧楼市政策来回折腾、房价报复性反弹了,怀着“抄底”或“恐涨”心态抢着买房的人才会减少,单纯纠结于房价的争吵才会减少,楼市中的种种不合理才会减少。